永華证券有限公司是一家为用户提供港股、沪深股、环球期货及杠杆式投资等交易服务的证券公司

并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个人化多种投资方案,助客户实现财富目标

东方证券多事之秋,年内3家IPO保荐项目“折戟”

发布日期:2023-10-16 12:30    点击次数:153

图片来源:ICphoto

在浙江国祥IPO项目暂缓的风波中,其保荐人和主承销商东方证券(600958.SH)也被卷入其中。此后,东方证券数位高管离职,公司再被推上风口浪尖。

随后,东方证券进行澄清,称高管离职系到龄退休、工作调整等正常原因;浙江国祥IPO项目的发行承销费率为7.74%,保荐机构尚未收取项目承销费;公司当前正全力配合做好项目专项核查工作。

蓝鲸财经关注到,今年以来,东方证券共保荐5家公司上市(含联席保荐),但另有3家IPO保荐项目“折戟”。同时上半年其保荐业务收入同比减少33.01%,下降幅度超过行业平均水平。

四位高管离职

保荐浙江国祥IPO暂停,多位高管离职,东方证券陷入舆论风波。

10月7日,浙江国祥发布其IPO在主板上市暂缓公告。同日,就市场关注的浙江国祥存在同一资产二次上市、发行定价较高等情况,上交所表示将对浙江国祥开展专项核查。

两天后,东方证券发布多则高管人事变动消息,涉及执行董事、监事等一众高管。作为浙江国祥IPO的保荐机构和承销商,东方证券被市场质疑有为赚取保荐承销费用、推高关联企业在IPO前的参股溢价升值之嫌。此时间节点上,东方证券多名高管离职更是将舆论引向高潮。

具体来看,东方证券前党委书记宋雪枫卸任一切职务,公司两位监事张健、佟洁辞职。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博士在10月9日晚间于朋友圈官宣将从东方证券离职。

对此,东方证券连发两则公告对浙江国祥IPO项目及高管离职情况进行澄清说明。

宋雪枫因工作调整辞去公司执行董事等职务。经股东申能(集团)有限公司推荐,公司董事会经审议同意提请股东大会选举龚德雄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执行董事。

张健因工作调动从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调任至江苏省分公司,申请辞去公司监事职务。经公司股东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推荐,公司监事会经审议同意提请股东大会选举徐永淼为公司第五届监事会股东代表监事。

佟洁因到龄退休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监事职务。经公司股东上海金桥出口加工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推荐,公司监事会经审议同意提请股东大会选举凌云为公司第五届监事会股东代表监事。

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博士辞职,系因个人职业发展规划调整。另有媒体报道,在东方证券供职超过12年的邵宇或重回高校任职。

东方证券称暂未收取承销费

尽管东方证券声称,四位高管离职原因均属正常变动。但次日,东方证券股价开盘大跌,曾一度跌破8%,截至收盘时,仍有6.51%的跌幅,单日市值蒸发近50亿元。

为何公开回应后,投资者的信心似乎仍然没有稳住?追根溯源,争议中心在于东方证券保荐的浙江国祥IPO项目。

浙江国祥招股书显示,本次IPO最终定价为68.07元/股,市盈率为51.29倍,同时此次计划募集资金7.37亿元,实际募集资金总额约为23.84亿元,超募16.37亿元。

一方面,若浙江国祥上市发行成功并超募16.37亿元,东方证券作为主承销商将赚取高达1.8亿元的承销费。另一方面,东方证券旗下投资基金东证汉德持有浙江国祥287.4万股股份,占发行前总股本的2.74%。2018年东证汉德入股浙江国祥时价格为10.67元/股,而此次发行价格为68.07元/股,以此计算,成功发行后,东证汉德可获利1.65亿元。

对此,东方证券在第二则公告中做出回应。一是关于承销费的说明,东方证券表示发行承销费率综合考虑项目周期、工作量、市场类似规模的承销费率,经保荐机构与发行人协商确定,发行承销费率为7.74%。且由于发行已暂缓,尚未收取承销费。

二是关于投资情况的说明,东方证券表示东证汉德入股价格依据彼时国祥控股股权转让的公允价格为基础确定,且国祥控股借助专业投资机构拓宽对外投资渠道,分别出资东证周德、东证夏德、东证唐德及东证合创,该等行为系国祥控股基于自身资金管理需求的独立投资行为。

需关注的是,目前又有声音质疑浙江国祥与占其2022年最大销售额的客户浙江融意新材料有限公司交易的合理性,并认为涉嫌“走账做业绩”。浙江国祥未来能否成功上市仍为未知数。毫无疑问,若本次浙江国祥上市失败,东方证券的业绩也会受到一定程度影响。

年内3家IPO保荐项目“折戟”

浙江国祥IPO暂缓,并非东方证券今年证券保荐领域遇到的第一个“挫折”。蓝鲸财经关注到,今年以来,东方证券已有3家IPO保荐项目“折戟”。

从时间线来看,4月初,东方证券承销保荐的军陶科技完成深交所两轮质询后,撤回上市申请。6月底,深交所发布公告,浙江中鼎申请撤回IPO申报材料,终止其主板IPO审核,其保荐机构同样为东方证券。9月初,经东方证券保荐的另一家企业睿泽科技IPO被终止,据悉自2022年6月北交所受理其公开发行相关申请文件后,睿泽科技及东方证券已先后经过北交所4轮问询。

今年上半年,东方证券在投行业务上的收入也明显下滑。根据2023年半年报,截至6月底,东方证券在投资银行业务上净收入为7.34亿元,同比减少14.55%,其中证券保荐业务收入为1080.61万元,同比减少33.01%;证券承销业务收入为7.35亿元,同比下降6.96%。

同时据中国证券业协会披露数据,今年上半年,141家证券公司(母公司统计口径)实现营业收入2245.07亿元,同比增长9.03%,其中证券承销与保荐业务净收入255.37亿元,同比下滑4.61%。东方证券的证券承销及保荐业务收入下滑幅度超过行业平均水平。(蓝鲸财经 李丹萍 lidanping@lanjinger.com)

国祥邵宇东方证券浙江国祥浙江发布于:北京市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上一篇: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出现新增长极 西气东输安全平稳供气“如虎添翼”    下一篇:没有了